非洲豬瘟病毒科

非洲豬瘟病毒科(學名:)是雙鏈DNA病毒中的一個科。 非洲豬瘟病毒屬(Asfivirus)是本科唯一的一個屬,而與本科相關的Faustovirus(英语:)至今仍未分類。該類病毒主要感染豬隻及昆蟲,而Faustovirus 屬物種則會感染阿米巴原蟲。 非洲豬瘟病毒屬(Asfivirus)只有一個物種,就是「非洲豬瘟病毒」,只會感染豬隻,令豬隻發病。本屬的學名asfivirus源於這種病毒的英文名稱「African swine fever」。本科病毒為去氧核糖核酸病毒,突變機率低於核糖核酸病毒。 非洲豬瘟病毒在基因組結構和複製策略方面表現出一些與痘病毒科及藻類去氧核糖核酸病毒科物種的相似之處,但病毒粒子結構不同於痘病毒而有所區別。 非洲豬瘟病毒科病毒於1921年在肯尼亚首次被發現,当时该病从非洲野猪传播给家猪。1957年以前疫情本來只限於非洲大陸,但現時已散播至南歐及加勒比群島和中國等國家,目前沒有疫苗可預防,而台灣和日本等周圍國家和地区則還沒出現類似疫情。 非洲豬瘟的首次記載於1921年的肯亞,當時被描述為一種高致死性傳染病的病原體。这种疾病原本僅限于非洲,直至1957年,在葡萄牙里斯本傳出病例。之後在1960年代疫情进一步爆发。在经过几次疫情后,非洲猪瘟在伊比利半島扎根。1980年代,在法国和比利时等其他欧洲国家都有零星地區爆發疫情。透過實施撲殺政策,西班牙和葡萄牙在1990年代中期已撲滅非洲猪瘟。 Read all..

Comments

You could also like

What people searched for

Explanation

[You can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here], Licensed under CC-BY-SA.
非洲豬瘟病毒科
Asfarviridae virion
科学分类
界:病毒界 Virus
组:双链DNA病毒 dsDNA (I)
目:核質巨DNA病毒 Megavirales
科:非洲豬瘟病毒科 Asfarviridae

非洲豬瘟病毒科(學名:)是雙鏈DNA病毒中的一個[1]

非洲豬瘟病毒屬Asfivirus)是本科唯一的一個屬,而與本科相關的Faustovirus英语至今仍未分類[2]。該類病毒主要感染豬隻昆蟲,而Faustovirus 屬物種則會感染阿米巴原蟲

非洲豬瘟病毒屬

非洲豬瘟病毒屬Asfivirus)只有一個物種,就是「非洲豬瘟病毒」,只會感染豬隻,令豬隻發病。本屬的學名asfivirus源於這種病毒的英文名稱「African swine fever」。本科病毒為去氧核糖核酸病毒,突變機率低於核糖核酸病毒[3]

非洲豬瘟病毒在基因組結構和複製策略方面表現出一些與痘病毒科藻類去氧核糖核酸病毒科物種的相似之處,但病毒粒子結構不同於痘病毒而有所區別[2][4]

流行病學

非洲豬瘟病毒科病毒於1921年在肯尼亚首次被發現,当时该病从非洲野猪传播给家猪。1957年以前疫情本來只限於非洲大陸,但現時已散播至南歐加勒比群島中國等國家,目前沒有疫苗可預防,而台灣日本等周圍國家和地区則還沒出現類似疫情。[2][5]

历史與疫情

圖示中发红的耳朵是非洲豬瘟的常見症狀之一
圖示中肿胀的肾脏和出血的肌肉组织也是非洲猪瘟的症状之一

非洲豬瘟的首次記載於1921年的肯亞,當時被描述為一種高致死性傳染病的病原體。[6]这种疾病原本僅限于非洲,直至1957年,在葡萄牙里斯本傳出病例。之後在1960年代疫情进一步爆发。在经过几次疫情后,非洲猪瘟在伊比利半島扎根。1980年代,在法国比利时等其他欧洲国家都有零星地區爆發疫情。透過實施撲殺政策,西班牙葡萄牙在1990年代中期已撲滅非洲猪瘟。[7]

古巴

1971年時在古巴發現感染案例,最后导致需要撲殺約50萬頭豬來避免疫情扩大化。这次疫情被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標記為1971年最具警示性的事件。

加勒比

非洲豬瘟病毒最後跨越大西洋,在一些加勒比海岛屿,其中包括伊斯帕尼奥拉岛多米尼加共和国)爆發疫情。而在非洲的主要感染地區則定期回報給世界动物卫生组织

东欧和北欧

非洲豬瘟在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9月22日於家豬(圓圈)和野豬(三角形)的疫情

1957年,非洲猪瘟病毒第一次发生在欧洲,当时發生在葡萄牙。而后,病毒传播到西班牙法国。雖然各國當局采取过一些大规模扑、建造现代农业设施等的合作措施,但非洲猪瘟直到1990年代才撲滅。[8]

非洲以外地区,格鲁吉亚於2007年爆發疫情,并且随后蔓延到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伊朗俄罗斯白俄罗斯,引起外界對非洲猪瘟病毒传播加快、豬肉產業造成負面影響的擔憂。[7][9][10]

2012年8月,在乌克兰發現非洲豬瘟感染案例。[11]

2013年6月,在白俄罗斯發現非洲豬瘟感染案例。[12]

联合国粮农组织於2013年的一份报告指出,非洲猪瘟已在俄罗斯联邦大规模流行,并扩展到北高加索地区。报告认为,非洲猪瘟最有可能是通过野猪于2007年11月从格鲁吉亚车臣的大规模迁徙传播过来的。[13] 该报告显示,非洲猪瘟已经蔓延高加索地区以北的其他部分像是中央联邦区(占俄罗斯总产量的28.8%)、伏尔加联邦区(占俄罗斯总产量的25.4%)和西北部像乌克兰、白俄罗斯、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 报告中还额外提到俄罗斯「正在特维尔州(大约在莫斯科以北106公里,俄罗斯在波罗的海沿岸的各邻国约500公里以东)流行」。 受感染的猪肉制品进入俄罗斯后,由于俄罗斯国土辽阔、在俄境内没有其他检疫措施,故在俄罗斯境内广为散布。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称,「特别是军队的食品供应系统中批发猪肉的批发商,数次非法运输受感染的猪肉」是病毒散佈的主要途径。[14] 该报告警告说,「俄罗斯联邦接壤的国家,特别是乌克兰、摩尔多瓦哈萨克斯坦拉脱维亚等,主要是因为他們對於養豬業的生物防治意識薄弱,最容易传入非洲猪瘟以至爆發疫情。防止非洲猪瘟进入乌克兰尤其重要,因為其供應歐洲的豬肉市場。鉴于在俄罗斯联邦的事态发展令人担忧,欧洲国家應當警惕。他们必须在未來的多年內准备好以防止非洲猪瘟入境;一旦进入,需要有效地做出应对」。關於如何停止病毒的传播,报告提到,「在当前俄罗斯联邦的状况警醒我们,预防才是燃眉之急、重中之重。并且不仅仅是猪饲养者,而是所有沿着整个交易链的屠夫,中间商、屠宰廠等等的角色都需注意他们需要知道如何预防和认识非洲猪瘟,而且必须了解回報疫情對国家当局的重要性。为了使非洲豬瘟疫區外的國家如何保持不受感染,快速地察覺及反映疾病的傳入是非常重要的」。

2014年1月,当局宣布在立陶宛波兰發現非洲豬瘟病例。[15] 在2014年6月扩散到拉脱维亚,在2015年7月在爱沙尼亚也发现了非洲猪瘟感染的情况。[16]

2015年7月,爱沙尼亚在該國與拉脱维亚邊境瓦尔加县的養豬戶發現了該國第一個例非洲豬瘟的案例。同日又在同地放县發現另一例。所有的豬隻都被撲殺並焚化[17]。不到一個月內,已有約15000頭豬被撲殺。拉脱维亚正為「如何處理如此大量的屍體而困擾」。 死猪數量預期會繼續攀升。[18]

拉脱维亚於2017年1月因為三个疫区(包括在克里穆尔达地区一个养猪场)爆发非洲猪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导致约5000名猪必須使用毒气撲殺。[19][20] 在二月份,位於萨拉斯皮尔斯地区的工業規模養豬場發現感染疫情,因此再撲殺约10,000头猪。[21]

捷克在2017年6月记录了其历史上第一例非洲猪瘟。[22]在兽医管理局的指導下,於捷克兹林州,使用總長約44.5公里的气味围墙來防治非洲豬瘟。这种气味围墙能驅使野豬,不让野猪出现在疫区。

2018年,罗马尼亚经历了全国性非洲猪瘟疫情,並撲殺了大部分的農場豬隻。[23]

2018年8月,保加利亚首次爆发非洲猪瘟。 [24]

2018年8月,比利时南部的野猪出現疫情。[25] 专家懷疑狩猎爱好者為病毒的源頭[26] 10月4日,32頭野猪已经被检测呈病毒阳性。[27] 为控制疫情,当局在Gaume地区進行了預防性撲殺,总共撲殺了4000頭家猪,同时禁止森林進行娱乐性活動。

2019年1月,波蘭政府否認打算將境內野豬全部獵殺的計劃,有接近35萬名市民簽名要求政府以「替代行動」應對。現估計波蘭境內尚有近20-50萬頭野豬,而在2017-2018年度,已經有近30萬隻野豬被殺。[28]

俄罗斯

在大約2007年至2018年8月31日間,俄罗斯联邦兽医和植物检疫监督局俄语的獸醫部門和當地媒體共報導了1367例家豬或野豬感染非洲豬瘟的病例。[29][30] 根据官方报告,中央南部地区(以及某些東部的區域)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區[29] 許多地區建立了本地間的隔離措施,其中有一些已經撤除。[31][32][33][34]

東亞

2017年3月,俄罗斯远东地区伊尔库茨克州发生非洲猪瘟疫情[35]

2018年8月5日,非洲猪瘟疫情開始在中國大陸爆發2018年非洲猪瘟疫情。这是亞洲国家第一次出現非洲豬瘟病毒,受影響地區北起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35],南到江蘇省連雲港市海州區[36]浙江省溫州市安徽省蕪湖市南陵縣。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在疫情爆發當日下午就发布了II级疫情预警[35]。截至11月初中國大陸報告有58次疫情,覆盖全国14个省(市、区)的33个地市,为控制疫情蔓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已经扑杀47万头生猪[37]

2018年12月15日,央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负责人的采访中提及,87例疫情中有81起已查明原因;其中14起异地调运引发,32起厨余喂食引发,还有35起为调运环境消毒不彻底造成交叉感染[38]

2018年11月16日中国大陆出现长白山病死野猪案例,在农业农村部于稍后11月23的新闻发布会上,野猪身上毒株「在基因的关键位置存在明显差异,不同于引发国内家猪疫情的病毒」,进而判断「这一起野猪疫情和国内已有家猪疫情没有直接关系」[39]。由于该起案例事发地位处长白山脉以西,且基因序列异于俄罗斯种,有猜测为来源于朝鲜的毒株[40]

2019年1月13日,蒙古国确认境内出现非洲猪瘟疫情[41]

至2019年1月10日,中華民國防檢局统计旅客违规携带之猪肉产品,12件检出非洲猪瘟阳性[42];6件為棄置箱採樣,6件為旅客行李檢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於10月31日[43]、11月13日、11月30日、12月12日(2例)、12月20日、12月21日、1月3日、1月5日(2例)及1月10日(2例)進行通報,皆與大陸本次疫情毒株(CN201801)匹配。[44]

2018年12月31日,金門金沙鎮田埔岸際沙灘有岸巡人員發現一頭死豬,隨後金門縣動植物防疫所前來移除並進行環境消毒,且在採集樣本後將豬隻焚毀;由於連日金門吹起東北季風,岸巡人員研判這頭死豬很有可能是從中國大陸泉州漂流過來。2019年1月2日,金門縣動植物防疫所將死豬檢體送抵家衛所,連夜執行非洲豬瘟病毒基因核酸比對,隔天檢驗結果呈現陽性,基因片段與中國大陸分離病毒株相似度達100%。農委會表示,這頭死豬依金門縣風向及以往經驗應自中國大陸漂流過來,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會請金門縣動植物防疫所即日起展開檢疫訪視,且金門豬隻及產品將禁止輸入台灣14天[45]

2019年1月19日,馬祖連江縣東莒犀牛嶼(無人島)岸際發現一頭漂流上岸的死亡豬隻,經檢驗為陽性,確認感染非洲豬瘟,另依地理位置研判,該頭豬隻應自大陸漂流過來。[46]

東南亞

2019年2月19日,越南确认境内出现非洲猪瘟疫情。[47];其后,非洲猪瘟在越南全境迅速蔓延,至2月25日,越南中部地區的清化省安定縣(Yen Dinh)人民委員會主席劉武林(Luu VuLam)證實,當地驗出非洲豬瘟病毒。

2019年4月3日,柬埔寨確認境內出現非洲豬瘟疫情[48]

另一種理論

因為非洲猪瘟病毒擴散出非洲大陸的時間和愛滋病的崛起是在差不多的時間發生,引起兩者是否有關聯的主張。在1986年的出版的《刺胳針》支持此論點。[49]然而,隨後在1986年證實愛滋病係由HIV病毒引起,令相關主張不再成立。

參考文獻

  1. Alonso, C; Borca, M; Dixon, L; Revilla, Y; Rodriguez, F; Escribano, JM; Ictv Report, Consortium. . The 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2018-05, 99 (5): 613–614. PMID 29565243. doi:10.1099/jgv.0.001049.
  2. 1 2 3 .
  3. 非洲豬瘟不會傳染人 但疾管署提醒這件事威脅嚴重
  4. Index of Viruses—Asfarviridae (2006). In: ICTVdB—The Universal Virus Database, version 4. Büchen-Osmond, C (Ed),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USA. https://www.ncbi.nlm.nih.gov/ICTVdb/Ictv/fs_index.htm%5B%5D
  5. . ExPASy. [12 June 2015].
  6. Arzt et. al. . Veterinary Pathology. 2010, 47 (1): 15–27. PMID 20080480. doi:10.1177/0300985809354350.
  7. 1 2 Costard, S.; Mur, L.; Lubroth, J.; Sanchez-Vizcaino, J.M.; Pfeiffer, D.U. . Virus Research. 2013, 173 (1): 191–197. PMID 23123296. doi:10.1016/j.virusres.2012.10.030.
  8. Devlin, Hannah. . the Guardian. 2018-09-03 [2018-09-03] (英语).
  9. Gogin, A.; Gerasimov, V.; Malogolovkin, A.; Kolbasov, D. . Virus Research. 2013, 173 (1): 198–203. PMID 23266725. doi:10.1016/j.virusres.2012.12.007.
  10. . Bloomberg. 2012-08-02 [2014-01-27].
  11. . Bloomberg. 2013-07-08 [2014-01-27].
  12. African swine fever 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risk factors for Europe and beyond,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Rome, May 2013. Retrieved: 12 August 2015.
  13. . Новая газета - Novayagazeta.ru. [2018-09-05] (ru-RU).
  14. [Rosselkhoznadzor bans the import of pigs from Lithuania immediately on account of ASF]. Russia. ITAR-TASS. 2014-01-24 [2014-01-26] (俄语). [...] глава ветеринарно-пищевой службы Литвы Йонас Милюс представил российской стороне факты о том, что у двух диких кабанов на территории страны был выявлен вирус АЧС, который стал причиной их гибели [...]
  15. . terradaily.com. AFP. 2014-07-22 [2014-07-28]. [...] Latvia on Tuesday declared a state of emergency in a second area of this Baltic EU state as efforts continued to contain an outbreak of deadly African swine fever in its pig population.[...] Straujuma blamed wild boar crossing in from Russia for Latvia's first-ever outbreak of the disease, detected on June 26. In July, 3 farms discovered African swine fever in Estonia. [...]
  16. African swine fever spreads to farmed pigs, 500 animals to be exterminated, Estonian Public Broadcasting, Tallinn, 21 July 2015. Retrieved: 12 August 2015.
  17. Close to 23,000 pigs killed as African swine fever ravages Estonian farms, Estonian Public Broadcasting, Tallinn, 21 July 2015. Retrieved: 12 August 2015.
  18. Farms in three regions have all reported outbreaks., Pork Network, 20 January 2017. Retrieved: 21 March 2017.
  19. Latvia declares African swine fever emergency, Watt Ag Net, 23 January 2017. Retrieved: 21 March 2017.
  20. Another massive pig cull required, Public broadcasting of Latvia, 8 February 2017. Retrieved: 21 March 2017.
  21. ASF first time recorded in Czech republic - official report in Czech language. ASF first time recorded in Czech republic - machine translation. The most recent information about the ASF in Czech republic - Czech language
  22. Romania battles African swine fever outbreak, DW, 29 August 2018. Retrieved: 03 September 2018
  23. Bulgaria reports its first outbreak of African swine fever, Reuters, 31 August 2018
  24. Daily newspaper "L'Avenir du Luxembourg", 15 September 2018.
  25. Different testimonies onRTBFTV channel, end September 2018.
  26. Radio channel RTBF "La Première", 4 october 2018.
  27. "Polish outcry over wild boar cull prompts government denial"
  28. 1 2 (PDF). www.fsvps.ru.
  29. .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2017-12-18 [2018-09-05] (俄语).
  30. . ТАСС. [2018-09-05].
  31. . news.nashbryansk.ru. [2018-09-05] (俄语).
  32. . Известия. 2018-08-01 [2018-09-05] (俄语).
  33. . 2017-10-23 [2018-09-05].
  34. 1 2 3 吉吉. . 果壳网. 2018-08-04 [2018-08-06] (中文(简体)‎).
  35. . 蘋果日報 (香港). 2018-08-19 [2018-08-29] (中文(繁體)‎).
  36. 天天快报刊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的公示
  37. 林克倫. . 中央通讯社. 2018-12-15 [2018-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6) (中文(繁體)‎).
  38. . 中国政府网. 2018-11-23 [2018-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6) (中文(简体)‎).
  39. 林克倫. . 中央通讯社. 2018-12-26 [2019-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5) (中文(繁體)‎).
  40. Б.Оюун-Эрдэнэ. . 蒙古通讯社. 2019-01-13 [2018-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6) (蒙古语).
  41. 吳欣紜. . 中央通訊社. 2019-01-06 [2019-01-08] (中文(繁體)‎).
  42. .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2018-10-31 [2018-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05) (中文(繁體)‎).
  43. 吳欣紜. . 中央通訊社. 2019-01-06 [2019-01-08] (中文(繁體)‎).
  44. 農委會:漂到金門的死豬驗出非洲豬瘟,確定為「中國豬」
  45. .
  46. .
  47. . 中央通讯社. 2019-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7) (中文(繁體)‎).
  48. Feorino, P.; Schable, G.; Schochetman, G.; Jaffe, H.; Curran, J.; Witte, J.; Hess, W. . The Lancet. 1986, 328 (8510): 815. doi:10.1016/S0140-6736(86)90339-9.

外部連結

Read all..
© 2019 raptorfind.com. Impri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