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陶文 ‧ 甲骨文 ‧ 金文 ‧ 古文 ‧ 石鼓文籀文 ‧ 鳥蟲書 ‧ 篆书(大篆 ‧  小篆)隶书 ‧ 楷书 ‧ 行书 ‧ 草书漆书 ‧  书法 ‧ 飞白书 笔画 ‧  笔顺 ‧  偏旁 ‧  六书 ‧  部首汉字结构(合體 ‧ 獨體) ‧ 部件俗字 ‧ 异体字 ‧  ‧ 通假字 ‧ 假借字隸變 ‧ 隶定 ‧ 古今字 ‧ 生僻字 右文說 ‧ 同形異義詞 中 ‧ 港 ‧ 新 ‧  ‧  日 ‧  ‧ 越 ‧ 琉 吴语字 ‧  粵語字 ‧  四川方言字 ‧  南京官話字客家话正音正字 ‧ 台灣客家語書寫推薦用字 台閩漢字(字 ‧ 詞)  ‧ 简化字汉字简化方案 ‧ 二简字 ‧ 简笔字 舊字體 ‧ 新字体 ‧ 擴張新字體 合文 ‧ 女书 ‧ 则天文字 ‧ 閩南借音字 ‧ 注音符号 喃字 ‧ 岱喃字 ‧ 假名(萬葉 ‧ 平 ‧ 片) 口訣 ‧ 吏讀 ‧ 鄉札 ‧ 韩国国字 ‧ 西夏文 方块侗字 ‧ 古壮字 ‧ 僰文 ‧ 傈僳竹书 ‧ 仡佬字 音讀 ‧ 朝鮮漢字音 古漢越語 ‧ 喃音 ‧ 漢越音 繁体字指在汉字简化过程中已经被简化了的汉字。相对,指已有简化字代替的通常笔画较多的汉字。在实际生活中谈到的「繁体字」,实际上是指繁体字和传承字,指在汉字简化过程中没有被简化的汉字。 Read all..

Comments

You could also like

What people searched for

Explanation

[You can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here], Licensed under CC-BY-SA.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B区用字:「𢓅」。有关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汉字
  • (臺灣)
  • (澳門/香港)
  • (中國大陸/新加坡/馬來西亞)

类型 意音文字
语言 漢語
使用时期 公元5世紀至今
母书写系统
漢字
姊妹书写系统 简化字日本汉字喃字諺文契丹文西夏文注音符号
ISO 15924 Hant、502
书写方向 从左到右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繁体字指在汉字简化过程中已经被简化了的汉字。相对,指已有简化字代替的通常笔画较多的汉字[1]在实际生活中谈到的「繁体字」,实际上是指繁体字和传承字,指在汉字简化过程中没有被简化的汉字。

,也作傳統中文,與簡體中文相對,是使用繁體字作为書寫的最基本單元文字系统

歷史

由于汉字简化,繁体字一词才被用来称呼未被简化的汉字。

漢字简化可追溯至新文化運動中關於文字及語文教言和國家發展的討論。

1932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佈《國音常用字匯》(見现代標準汉语),確定了現代中國國語標準音系,还收录了部分“破体”、“小字”等宋元以来“通俗的简体字”。中國正式以國家體制推行簡体字是在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六月發佈《簡體字推行法令案》(編號001090002A008),1935年8月21日,教育部以部令11400號正式公佈《第一批簡體字表》,公佈推行的簡体字為324個。1936年1月15日國民黨中央召開第五次政治會議,會上國民黨中央委員和考試院長戴季陶提交簡体字緩行提案,《第一批簡體字表》於是被暫緩執行。[2][3]

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頒布《漢字簡化方案》,希望透過簡化漢字的方式來逐步達成在全國境內掃除文盲的目標,是為中國大陸掃盲運動之伊始。1964年《簡化字總表》共收2274个简化字及14个简化偏旁[註 1],簡化字形很多來自草書楷化[註 2]或文獻中筆畫簡單的俗字[註 3]異體字古字假借字[註 4],也有當代人的創造[註 5]。該方案把簡化前的漢字叫作「繁體字」,並把簡化後的漢字叫作「簡化字[註 6]。另外,未經省略部首並在「规范汉字」(通行文字體)中沿用下來的漢字則被稱為「傳承字」。此前,毛泽东在给其同学蒋竹如的一封函件中曾提到:“拼音文字是较便利的一种文字形式。汉字太繁难,目前只作简化改革,将来总有一天要作根本改革的[4]。”随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成立“汉字简化方案审订委员会”,并由董必武郭沫若等人主持上述文字改革工作。

各地寫法或標準

文字現代化的常見基礎工具為標準化[5][6],而由於各地政府的漢字標準之間存在各種差異,以致「體字」與「體字」也時常有著不同的意涵。

傳統字書標準

傳統權威字書,如《康熙》、《說文》等,編撰者都是文字訓詁的學者,並基於文字學原則編定字樣作爲字頭。自明、清起的匠體字印刷把這種字樣,傳承至現代的金屬字模、照相植字排版以至電腦字型,稱作舊字形傳承字形

臺灣

臺灣沿用傳統漢字,同時稱之為體字,其起始標準為中華民國教育部颁布的《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俗稱「甲表」)所收錄之4808個常用字、《次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俗稱「乙表」)所錄之6334個常用字(外加9個單位詞,合計6343字)、《罕用字體表》(俗稱「丙表」)所錄之18388個罕用字、以及《原異體字表》(俗稱「丁表」)所收錄之18588個異體字(補遺22字),並以此四表收錄字為現行中華民國國家標準中文標準交換碼納編(CNS11643)編碼依據。2004年,中華民國政府公佈《新異體字表》,計收70833字;而此第五表連同前四表共組為當前中華民國(臺灣)體字標準,總計收錄105051字[7][8][9][10]。 並公布用語說明

  • 「正字」為中華民國教育部之《常用字表》、《次常用字表》、《罕用字表》所收錄之字,或2004年公佈《新異體字表》編輯新增之正字[8]
  • 「異體字」為文獻上與正字同音義而異形者,此乃中國文字孳乳演變的實況紀錄,形體流變的自由與旁歧的現象,歷來對它的稱呼很多,除異體字外 ,還有俗字、訛字、雜體、別體等[7]

其選字參考資料為《中文大辭典》、《中華大字典》、《辭海》、《辭源》、《辭通》、《康熙字典》、《說文解字詁林》等合計百餘種,經系統整理歸納成為現行體字標準,字體的選用乃就現有字形加以挑選,並非另創新形,字體研訂或從古,或從俗,皆以符合六書原理為原則,字體選取具教育意義,所以通行字體仍具原有字構者,優先考慮[11][12],部份因標準字體採用原則而例外,例如「」從俗作「」,「」被認為是俗寫而「」才是正寫[13]

香港、澳門

香港澳門體字以《常用字字形表》為標準。港澳臺灣的差異整體來說並不算多,像「」等字都一致。但也有些字的分別則較明顯,如港澳用「」「[14],臺灣用「」「」,台灣曾經用過「[15]

中國大陸

在一般清況下,中國大陸簡化字传承字规范汉字。目前,中國大陸出版社在製作體中文印刷品時,大多使用宋体新字形,《簡化字總表》和《通用规范汉字表》附件《规范字与繁体字、异体字对照表》[16]收錄的繁體字均为宋体新字形,不同于传统的明体宋体),與使用的繁體字有些差異(例如港臺從「」,中國大陸從「」)。另外,中國大陸和港臺對異體字的認定並不相同,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認為「」是體字,「」是異體字,但在港、澳、臺卻恰好相反。在中國大陸,繁体字异体字二简字錯別字生造字為不規範漢字[17];《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二、三条规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普通话规范汉字,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第九、十、十一、十三条规定,公务、教学、出版物、公共服务行业中使用规范汉字;第十七条规定下列情形可以保留或使用繁体字、异体字

在中国大陆,繁体字仍然会在一些对书法有要求的正式场合使用。
像這種「書法字用繁體、印刷體用簡體」的作法在中國大陸是可以被允許的,而且使用之處相當普遍。
  1. 文物古蹟;
  2. 姓氏中的异体字[註 7]
  3. 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
  4. 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
  5. 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

簡字體對應

簡化字與香港及臺灣
體字取字差別範例
簡化字 簡化字總表
中对应的繁體
香港 臺灣
[註 8]
[註 9]

註:實際上,兩岸三地的正體中文出版物並不拘泥於標準,有時使用其他字形和異體字是很頻繁的。

簡字體示範
體字簡化字
[註 10]
簡多對一示例
體字簡化字
[註 11]
[註 12]
[註 13]
[註 14]
[註 15]
[註 16]

用語差異

由於1949年國共內戰臺灣香港中國大陸的人民之間長期缺乏交流,使得中文在用詞習慣和新詞彙常有所不同。自1980年代以來,各種外來科技術語、文藝作品不斷引進,令此現象變得更加明顯。大陸使用普通話音譯或意譯,臺灣多使用國語音譯,香港、澳門居民使用粵語音譯,使得陸、港、臺三地譯法互不相同者(或陸、臺相同但與港澳不同者)眾多。隨著網絡時代到來,華語人士開始不斷認識相互的用語,各種用語相互滲透,例如广州地铁的「)」,「資訊」一詞原為港、臺習慣用語,但后来大陸也能经常见到。

兩岸三地譯名用語差異範例
原文中國大陸香港、澳門臺灣

電腦中的使用

由於電腦及數位網路的廣泛應用,當代漢字現代化的標準重心漸轉移到電腦及網路中的漢字標準[5][6],這些標準又稱數位漢字[21]

印有注音、倉頡和大易碼的繁體中文鍵盤

由於臺灣是使用正體中文的地區中最早發展中文電腦者,且近年經濟發達,電腦中的“國際中文”長期以來,其實概指體(體)中文,意即絕大部份軟體的國際中文版使用的是臺灣的用語和翻譯,此等軟體亦通行於港,澳地區或其他使用體(體)中文的社群。由於臺灣和香港在一些用語上的分別明顯,不少開放原始碼軟體,例如GNOMEKDE的繁體中文版都分拆為「中文(臺灣)」和「中文(香港)」兩個版本,分別使用於臺灣或港、澳地區流行的翻譯用詞。

編碼

體(體)中文自1980年代以來通常使用Big5中文編碼,中華民國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公佈一套名為「中文標準交換碼CNS 11643的官方編碼,並普遍用於臺灣的戶政、役政資訊系統中,而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亦使用CCCII 編碼。

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93年针对GB 2312编码扩展得到的GBK編碼,以及於2000年提出、2005年修订的GB 18030編碼中,都采用簡體字形和繁體字形共存的方式,佔據不同的編碼位置。近年來,Unicode跨語言編碼集出現,也得到了廣泛使用。香港所使用的即為採用Unicode的UTF-8編碼,同時因港、澳地區使用一些特殊的粵語字,其政府也用UTF-8發行香港增補字符集

網頁

萬維網聯盟建議使用zh-Hanszh-Hant[註 17]這一IETF語言標籤作為語言屬性的值和Content-Language的值,以分别說明網頁使用的是简体中文或體(體)中文[22]

傳統漢字稱呼及地位爭議

歷史語言學的角度

回顧漢字的發展史,目前被認可的最早的漢字源流是甲骨文,由于當時創造的文字不多,同一個字常常表達多種意思[23],就是所謂的「通叚字」。接著又經歷了金文與甲骨文竝存的時代,後來金文取代了甲骨文,成爲了共同的文字,然而甲骨文與金文的字形多變,同一箇字往往有多種不同的寫法[24],類似于今日的異體字,然而如何定義「異體」,歷代以來都是由官方決定的。到了春秋戰國時期,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一套文字系統,然而各國文字在字形上存在著一定的關聯性,等到了秦國統一六國後,官方卽著手于統一文字,「異體字」開始大量減少,字形由接近于圖畫過渡到了筆畫拉直的方正的小篆,筆畫也隨之減少[25]。及至漢朝,文字又進一步趨于方正的字形,發展成了隸書,筆畫再次減少。再後來,隨著社會風氣之嬗變,文學藝術的不斷發展,又發展出了草書及楷書,文字的形態開始趨于穩定,其中又出現了不少的「異體字」,而在武則天臨朝時期,又創製了「則天文字」,于是又一批「異體字」流入漢字體系當中[26]。在接著的朝代當中,雖然都使用趨於穩定的字形,然而歷朝歷代的用字標準竝不相同,且因爲新事物的顯現,不斷有新的字被創造出來用于表示新的槪念,漢字在分化中不斷增加文字的數量,于是便有了「本義」與「引申義」、「本字」與「後起字」的槪念了,如古籍中「」與「[27]、「」與「」、「慧」與「惠」等是通用的,由于歷代官方的規範不同而選用不同的字作爲「正字」,而其它字形則被排它地視爲「異體字」;而在引申義方面,「」、「」(或作「」)[28]、「」等字除了有造字時的本義「刑法」[29]、「二人相隨」[30]、「左邊有一隻手正牽著右邊長鼻的大象」[31]以外,還引分別申出了「方」、「參與」、「做」等意思,而且也發展出了「法」、「」、「」等筆畫相對簡單的字形,因爲不同朝代官方的規範不同而選字亦有不同。

隨著時空的流轉,許多字的本義已不可考,直到近代發現甲骨文後,部分字的本義才被破譯。因爲近代西學東漸,中國文化影響力在式微的情況下,一些知識分子便提出廢除漢字或簡化漢字,這樣的呼聲在1949年以前已有,且清末至中華民國成立這段時間,用字的標準也發生了變化。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便開始著手于漢字的簡化,其簡化的依據是「六書」的造字原則,其中有不少字是相對于近代用字而言的古代的「異體字」,如「」與「」、「」與「」、「」(另有字形「」)與「[32]、「」與「圣」[33]、「」(另有後起字形「」)與「」(二簡字)[34],這些字形皆收錄于《康熙字典》。另外許多部首從草書演變而來,如「」、「」、「」等,另外還有整個字皆從草書變來的字,如「」、「」、「」等。另外,還有從甲骨文演變而來的字形,如「」等,而再有的字採用了其本字而非後起字以達到簡化的目的,如「」本已有「用手采摘樹上之果」之意[35],因爲「」與「」字的部首皆爲「爪」,是象形字,已有「用手采摘」之含義,在甲骨文及金文中皆不見手部,在後世的文字分化以後,才造出了有手部的「」,而其它的例子則有「」、「」等,這些字在後世加上部件「雨」與「米」後分化出了其它的字形與意義,但在楷書的古籍中皆可見,如《康熙字典》,且作爲獨體象形字而言,無論是否加上額外的部首,都不影響其原意。

雖然目前的簡體字是按照統一的規則去進行簡化的,然而不可否認的是,臺灣、香港及澳門的用字標準保留了大部分的傳統字形,且符合造字原理,然而僅僅認識繁體字並不能解讀古文字,因爲古今文字變化巨大,有不少字已脫離了原有的造字原理,如「保」字,在簡體字及繁體字當中皆作「保」,然而該字與「呆」並無關係,在先秦文字當中原來是「人」與「子」結合,意爲「伸出手爪背負幼兒之形」[36],「呆」是由甲骨文中的象形字「子」的字形發生訛變而來,上面的部件「口」是表示嬰兒的頭部,又額外加了其它的部件,故從某種程度來說,文字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繁化與簡化並存,然而每個國家官方的選字不同,造成了字形的不同,然而正如中華文化的多樣化一樣,若必須找一種標準是十分困難的。

中國大陸

江澤民題字「」中,「」是簡化字,「」「」「」「」是繁體字。

中國大陸简化字和未被简化的传承字为“规范汉字[37]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文件中“体字”是简化字的反義词,“体字”则是异體字的反義词,简繁体字的標準是《简化字总表》,如“”是简化字,“”是“体字”,而正异体字的標準是《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38][39][40],如“堤”是体字,“”是异体字[41]。《通用規範漢字表》於2013年6月5日正式頒佈,该字表整了《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1955年)、《簡化字總表》(1964年初發表,最後修訂於1986年)、《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1965年)、《現代漢語常用字表》(1988年)以及《現代漢語通用字表》(1988年),成爲社会一般應用領域的漢字規範,原有相關字表從即日停止使用。

香港、澳門

香港澳門称傳統漢字为「體字」,但有人因認為「體字」的「」含「繁琐」之贬義,所以發起「體字」改稱「體字」的運動,稱為「繁體字申遺」(申遺:申請世界遺產)[42]

臺灣

臺灣的官方文字中華民國教育部所制定的國字標準字體為標準,稱為「國字」、「體字」或「標準字」[43],並整理歷史文獻上的各種簡筆字異體字俗體字等,歸納統合為異體字[7],用字和香港澳门大致相同,但也有例外(如「」和「」字、「」和「」字等等)。俗字臺灣亦經常出現,例如「」寫作「」、「」寫作「」或「」(後者較不被接受,兩種都少用於正式文件)、「」寫作「」等[44],在有些變體字方面,如「」與「」等,中華民國教育部雖承認但視為異體字[45]。比較特別的是臺北市政府在馬英九任職市長期間推行體字運動,內外文宣一律作「北市」而非「台北市」。[46]

名稱爭議

顏真卿楷書書法,部份文字的寫法與目前的正體中文字有所差異,其異體字如「」、「」納入中華民國教育部頒布的異體字表。

原本的標準文字皆稱「正書」、「楷書」或稱「正字」,傳統漢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進行簡化前並沒有「體字」之說[47],只有體字與俗體字之分區[48][49],1935年8月中華民國教育部曾公布《第一批简体字表》,采用了钱玄同所编《简体字谱》(2400余字)中的324个,明确说明:「简体字为笔画省简之字,易认易写,别于体字而言,得以代繁写之体字[50]。到了195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頒佈《汉字简化方案》之後,才開始用體字稱呼傳統漢字[47]。因此傳統漢字支持者認為由於傳統漢字的筆畫並未增加,理應保存其「正」稱,稱為「體字」。[43]因為政治原因馬英九成為強調使用「體字」一詞的政治人物之一,馬英九的總統文稿引用古訓「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註 18]來強調「體字」有負面意涵,應使用「體字」來強調「正規」、「正統」與「正式」之意[51][49]

簡體字支持者認為文字變革是自然的事,用「體字」來稱呼传统汉字,有暗示簡體字是「歪體」之嫌[52]以來各類手寫文獻使用現今通行簡體字者多不勝數,简化字既然被定為規範漢字,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體字」[43]

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全球華人目前使用傳統漢字約 4000 萬人,約只有簡化字用户(绝大多数在中華人民共和国)的33分之1[51],据统計中華人民共和國習惯寫简化字的占95.25%,写繁體字的只占0.92%,有3.84%的人是繁简並用[43][47],因此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有意以臺灣通行的「傳統漢字」(體字)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但由于中華民國已失去聯合國席位,無權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請申報世界遗产[47],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些学者認為应以“汉字”申遗[43]北京師範大学教授王宁則表示“我们刚开过申遗名录的讨论会议,汉字被列在名录上面,但我们把它删掉了。汉字符号不需要保护,它有延续性,几千年都没有间断过发展和传承。申遗是为了抢救濒危的文化,而汉字的情形并不是这样。”另外他也表示「我從不否认简体字存在弊端,我们曾经提出恢复八个繁体字,比如‘湿’的‘’,和‘部’的‘’区分开,但就是这八个字也没能通过」等。[53]在歷經了中國近代歷史演變,對於傳統漢字稱謂與简化爭議已久,曾經在中華文化圈廣泛使用的傳統漢字,現在的用户銳減為簡化字用户的33分之1[51],申遺行動突顯出傳統漢字需受到保護之憾。[47]

繁簡之爭

  • 簡化字擁護者認為:簡化字可減少書寫所耗費的時間和精力;笔画減少較為簡單,可減輕學習難度,在現代資訊快速流動時具有更大的適應空間,[54]簡化字結構清晰,更容易辨認,这一点在一些简化前的形近字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如「」「」「」等,这也使简化字在印刷時可以采用更小的字体,節省油墨資源。台中教育大學中文系教授鄭蕤指出,沒有簡體字時,大家不覺得寫體字有多辛苦,但一有簡體字,大家在求方便的情況下,很容易就選寫簡體字
中國大陸一張廣告海報中的書法錯字。書者對正體字生疏,誤將「魂」的左旁「」寫為「」。
  • 簡化字批評者認為:現行的簡化字能減省的精力相當有限,例如“”、“”、“”、“”等字只减少了一画,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规范汉字中尚有“餐”、“囊”、“疆”等大量筆畫多的常用漢字,簡化字雖然書寫便利,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對繁體字的嚴厲限制卻造成了中華文化的流失。簡化字有許多問題,例如:部分字形近容易誤認、無法呈現內涵、意義及解釋字源[註 19][55]合併漢字導致歧義增加、喪失藝術美感、破壞漢字系統性、無法完全廢除傳統漢字,導致想要閱讀古代文獻或其它繁體書籍須額外學習等。[來源請求]漢字簡化自始就有一個失誤,即是將中國文盲率居高不下歸罪於傳統漢字「难认、难读、难写」,但事實上影響識字率的更多是社会经济以及教育因素,而非字體難易程度,例如18世纪之前,中国的識字率约为5%,為世界最高,这得益于当时中国经济繁荣、教育普及,但在中世纪欧洲乡村,除了牧师之外就再也没有几个识字的人[56]

其他傳統漢字

漢字文化圈中尚有日本韓國越南等國家有類似的傳統漢字。

日本

1946年,日本内阁公布《當用漢字表》,收錄的1850字中131字采用新字体,原写法則被稱作「舊字體」。新字体多为略字(简笔字),但亦有少数增添笔画的情况,如“”。另外,基於同音汉字书写规则,不少當用漢字外的漢字被替換成另一個不同的漢字,其中一些寫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簡化字相同,如「」改成「[57]

1981年,日本内閣公告了僅僅作為「目標」而非「強制」的《常用漢字表》,收錄1945字[註 20],其中新字體355個[註 21],加上《人名用漢字表》收錄的11個新字體、《表外漢字字體表》收錄的22個「簡易慣用字體」,日本政府公布的新字體共389字[註 22],其簡化程度總體而言不如中國大陸簡化字言部金部糸部等常用部首没有简化。

在日本,日常生活主要使用新字体,但政府并未宣布废止舊字體。在专有名词等很多场合中,舊字體仍可使用。

朝鮮、韓國

朝鮮漢字 hanja)也稱「韓國漢字」或「文汉字」等,是鮮語/韓中使用的漢字,通常用來書寫由漢語日語傳入的漢字詞。

朝鲜漢字字形大約相同於古中國正體字日本舊字體,唯少數字形有異,如「」(曹)。值得一提的是韓國將繁體字稱作體字。[58]

朝鮮漢字在年輕人中的使用頻率不高,多數年輕人都不識漢字,通常都轉由諺文書寫。現在漢字只有在觀光景點、政府設施、重大活動才會出現。(尽管近年来为适应旅游业需求已转为中国大陆的简化字,而非朝鲜汉字)[來源請求]

越南

傳統在越南使用的漢字--儒字,目前只在學術研究上使用,用來表示從古代漢語中引入的漢字詞。

註釋

  1. 簡化字總表》的《說明》裡有提到:「第三表所收的是应用第二表的简化字和简化偏旁作为偏旁得出来的简化字。汉字总数很多,这个表不必尽列。例如车字旁的字,如果尽量地列,就可以列出一二百个,其中有许多是很生僻的字,不大用得到。现在为了适应一般的需要,第三表所列的简化字的范围,基本上以《新华字典》为标准。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简化字或简化偏旁作为偏旁的,一般应该同样简化。」所以盡列(算入生僻的字)的結果,簡化字會突破2,274個字。
  2. 許多偏旁如等來自草書,其類推簡化字也因而來自草書。
  3. 比如等簡化字是从等的俗字等演变而来。
  4. 比如等等
  5. 《簡化字溯源》探討了《简化字总表》第一、二表(第三表为以第二表简化字和简化偏旁作部首的类推简化字)482 個簡化字和14个简化偏旁的來源,第一類「在過去的辭書、其他出版物和實物資料中有與現在的簡化字完全相同的字形」共 325 字與 10 個簡化偏旁;第二類「在過去的各種資料中,只有與今天的簡化字相近的字形」佔 49 字與 3 個簡化偏旁;第三類「曾在民眾中廣泛而長期使用,但查不到具體資料的字形。此类字说明其为群众的创造,或在某个范围流行」有 113 字與 1 個簡化偏旁。
  6. 「簡體字」是中華民國第一批简体字表》所用的名稱,影響很大,微軟簡體中文版」Windows系统亦用此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的稱呼上一向是「簡化字」,包括《简化字总表》及現有的字詞典。
  7. 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視為「」的異體字廢除,再將「」简化为「」,导致「」、「」兩姓合为“”,《通用规范汉字表》规定「」可用于姓氏人名;但《通用规范汉字表》对于议论颇多的繁体字,并未恢复一个[18],「」、「」兩姓合为「」,「」與「」兩姓[19]合為「」,因为有不少字简化时被合并至另一字;还有一类特殊情况,中国大陆已经废止的二简字規定「」簡化作「肖」,大陆地区目前萧姓族人的身份证登记有的使用「」字,有的使用「肖」字[20]
  8. 在港澳台,「」是「」的俗寫。在中國大陸」读时不简化,如「幺小丑」,读ㄧㄠ/yāo的「」作「」(么本字)。
  9. 」本指門栓;「」本義是空隙,最初不通用,後來「」的本義不用了,而便互為異體字
  10. 作门屏之间解的古字」读,为避免此「」字与「」的简化字混淆,原读的「」、「」、「」、「」简化为「」、「」、「」、「」。
  11. ”读,“”读ㄈㄚˇ。
  12. ”读,“”读
  13. ”()本字作“”,如中药白朮
  14. ”读,例如:朴姓)、朴刀)、中藥材厚朴),“”读
  15. ”讀,“”讀,協的本字。
  16. 古人的「」讀
  17. 出自《論語·子路》。
  18. 如:“”簡化為“”、“”簡化為“”、“”簡化為“”、“”簡化為“”等,其中“乂”“又”倾向“符号化”。
  19. 2010年,日本追加196個新的常用漢字,並削除5個漢字,合計共2136字。
  20. 由於「」、「」和「」被合併簡化為「」,355個新字体对应的舊字體有357個。
  21. 但亦有不少收錄於辭書,而政府未予以公示的舊字體,如《表外漢字字體表》中有「」無「」,再加上擴張新字體問題,新字體數量遠不止389個。

参考文献

  1.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第277页 (中文(中国大陆)‎).
  2. 村田雄二郎. . 人文与社会. 2013-01-04 (中文(中国大陆)‎).
  3. (中文(中国大陆)‎).
  4. 王爱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0年05月13日 [2018-12-27] (中文(中国大陆)‎).
  5. 1 2 Zhao, Shouhui (赵守辉); Richard B. Jr. Baldauf. . Springer. 2007-12-27. ISBN 0387485740.
  6. 1 2 Lee, Leon Z. . CCAPS Translation and Localization 18. 2005-11 [2009-03-18].
  7. 1 2 3 . 中華民國教育部. 2004年1月 [2013年10月6日] (中文(台灣)‎). 所謂「異體字」,是指在一個正字標準下,文獻上與此正字同音義而形體有異的字。歷來對它的稱呼很多,除異體字外 ,還有俗字、訛字、雜體、別體等。
  8. 1 2 . 中華民國教育部. 2004年1月 [2013年10月6日] (中文(台灣)‎). 教育部於民國七十一年九月交正中書局印行之《常用國字標準字體表》,亦稱為「甲表」,或以英文字母A表示之,共收常用字4808字。
  9. . 中華民國教育部. 2010年 [2013年6月23日] (中文(台灣)‎). 使用說說與進階學習
  10. 中華民國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 . 中華民國教育部. 中華民國82年2月2日初版 [2013年6月23日] (中文(台灣)‎). 序、編定說明
  11. . 中華民國教育部. 1983年 [2013年10月6日] (中文(台灣)‎). 中文大辭典
  12. . 中華民國教育部. 1983年 [2013年10月6日] (中文(台灣)‎). 說文解字(大徐本)、說文解字(大徐本)新附
  13. 國字標準字體
  14. . 商務印書館. 2008. ISBN 9789620702877 (中文(香港)‎).
  15. (中文(台灣)‎).
  16. . 國務院辦公廳. 2013-08-19.
  17. .[永久]
  18. (中文(中国大陆)‎).
  19. 张学衔. .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0年: 第179頁. ISBN 9787305017087 (中文(中国大陆)‎). 记载: 氏有西羌的血统,早在汉朝的时候,就有一支位于今青海省境内的西,以「项」为部落之名,根据史书的记载是夏禹的支裔。但是,由于文字的进化和演变,以及世人书写的以讹传讹、以或以的乱真现象。
  20. . 南方都市報. 2013年5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4日).
  21. 漢字文化與數位科技應用座談會
  22. . W3.org. [2009-05-27].
  23. [xbna.pku.edu.cn/CN/article/downloadArticleFile.do?attachType=PDF&id=2449= ] 请检查|url=值 (帮助). 2013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24. [xbna.pku.edu.cn/CN/article/downloadArticleFile.do?attachType=PDF&id=2449= ] 请检查|url=值 (帮助). 2013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25. (PDF). 2013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26. (PDF). 200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27. (PDF).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28. 洪, 燕梅. . 臺北: 元華文創. 2017: 31.
  29. .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30. .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31. .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32. . 2017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33. . 2010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
  34. .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35. .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36. . 2015 [2017-05-22]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37. . 2005 [2011-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2) (中文(中国大陆)‎).
  38. .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2004-01-06 [2013-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3). 正体字以文化部和原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联合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所列正体字为标准;其中与《简化字总表》不一致的,以《简化字总表》为标准
  39. . 2006-05-25 [2013-05-15]. 在1955年文化部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有些被淘汰的异体字和被选用的正体字繁简不同,一般人习惯把这些笔画少的正体字看作简化字[永久]
  40. . 南通广播电视大学. 2005 [2011-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2) (中文(中国大陆)‎). 正体字以1955年文化部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选用的字为准(该表公布后又作了几次调整,一共恢复使用了28个被淘汰的异体字,即:阪、挫、晔、诓、雠、、邱、於、澹、骼、彷、菰、溷、徼、薰、黏、桉、愣、晖、凋等。所以,实际上被淘汰的异体字是1027个),与此相对的异体字不再使用。如:“”是“”的异体,“”是“”的异体,等等,都不再使用
  4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5-06-01: 1740. ISBN 7-100-04385-9 (中文(简体)‎).
  42. (中文(香港)‎).
  43. 1 2 3 4 5 . 东方早报. 2008-12-19 (中文(中国大陆)‎).[永久]
  44. . 自由時報. 2006-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3) (中文(台灣)‎).
  45. 教育部重編國語字典
  46. . 臺北市政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2).
  47. 1 2 3 4 5 吳銘能. . 威秀資訊科技. 2011-10: 第392頁 [2013-06-30] (中文(台灣)‎). 本書列為大陸本科生教材,,仍以傳統體漢字出版。(註1:其實漢字沒有簡化之前,傳統漢字沒有體之說,到了漢字簡化後,為與傳統漢字區分,於是體字與簡體字為人通稱……)可能讀者會有疑問:為何不以「規範簡化字」出版呢?近代史學大師的著作,如劉師培章太炎梁啟超蒙文通陳寅恪王國維錢穆等諸位先生的集子,那一個不是以體漢字排印出版:說來令人感慨,臺灣馬英九有意以臺灣通行的傳統漢字(也就是大家習稱的體字)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且極積進行,勢有非通過不可的姿態。本來,漢字起源於中國本土,臺灣於清代是中國的一部份,臺灣文化深受中國影響極深,臺灣人現在書寫使用的漢字,本是中華文化的一支。然而,吊詭的是,中國近代歷史演變結局,傳統漢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是很少很少一群人使用了,反而臺灣二千三百萬同胞都在使用傳統漢字。中國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國...現在淪落到傳統漢字要像熊貓一樣保護,避免瀕臨消失,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反思嗎?
  48. 黃嘉偉、敖群. .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2: 繁體字與簡體字 page 148 [2013-06-30] (中文(香港)‎). 從前中國沒甚麼人講繁體字和簡體字,大家只說體字與俗體字...
  49. 1 2 中華民國二十四年八月教育部頒發的簡體字表之附錄說明...
  50. .
  51. 1 2 3 馬英九. . 總統手稿. 2009-06-23. 一、我為何關心中文發展?……三、為正體字請命!……因為「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的古訓。我們所使用的文字,是老祖先二千多年來一脈相承使用的正統漢字,未曾增加筆畫,使用並不繁瑣,怎麼可以稱為帶有負面意涵的「繁體字」呢?至於「正體字」一語,有「正規」、「正統」、與「正式」的意思,是針對「異體」、「俗體」與「簡體」而來,但並無任何貶抑意涵。
  52. . 中国新闻网. 2009-04-20 (中文(中国大陆)‎).
  53. .
  54. 周溯源 张广照. . 学习时报. 2013-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3) (中文(中国大陆)‎).
  55. . 中国新闻网 (南方报网). 2009-03-18 (中文(中国大陆)‎).
  56. . 中国新闻网. 2009-03-23.
  57. 邵毅平. . 臺灣臺北市: 國際村文庫. 1996年7月: 232. ISBN 957-754-310-3 (中文).

外部链接

參見

Read all..
© 2019 raptorfind.com. Imprint, All rights reserved.